1. 首页
  2. 影视推荐

《降魔的2.0》全集在线【1-36全集云播加长版)】完整已更新

百度云链接 http://www.ygddty.com/zhuzhu.jpg

或复制公众号→→: ( 猪猪影迷 )到微信上搜索观看即可观看

差不多把衬衣脱下换上体恤衫的一刻,才终于感觉到20的夏天真的要来了。

这是一个特别乏味的夏天。因为春日的沉寂,也因为世界沉默的色彩。碰上这样的一年,我们几乎不曾呼吸到跃动的生命。

而伴着这样的时节,无线突然阴差阳错的选择于830播映《降魔的2.0》:这个在17年曾在香港本土掀起惊涛骇浪的神剧续作。

这件事本身想来其实是有些奇妙的。降魔1拍摄于夏季,主创们轻装上阵,却在圣诞时段意外登上台庆党,漫天寒霜冰冻。《降魔的2.0》在低温季节重启,到再度进入观众视野,却是在这样的夏天,这样五味杂陈的夏天。

从降魔1到2,两年多的时间,我们见证了无数时代巨幕的倒塌,也看到了病树前头的万木春。人们逐渐在分离、团聚的时代主旋律中安定下来,打理自己破碎的生活。

这对大多数人都是热闹的两年,但我写下这篇文字的时候,却还是想聊聊那位男孩的这两年。

是的,过去两年或许马国明几十年生命中最为热闹的两年。

由一部的士开始,伴随另一部的士的小高潮,直到当下这部的士。

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感叹人生的巧合。两年前的《降魔的》,作为几部台庆中阵容最“含蓄”的一部,打着在无线鲜为人知的灵异题材与实验剧的风格,其实一度让无数观众看低一线。那时候无线刚刚在大制作《僵》上血本无归,类似的剧种几乎都要被判死刑,而如果把注意力放到现在来回望,当时一同被看低一线的,其实还有马国明的演艺生命。

那年是17年,对于马明来说,其实是存在感很高的一年。那一年他四部剧走出街头。但是,当我们从年头吆喝到年尾时,却发现,在《降魔的》之前留给我们忠实观众的,几乎乏善可陈。

从口碑出色但收视低迷的《心理追凶》的,到卡司出色但口碑收视双双落马的《赌城群英会》,再到卡司,口碑,收视三无产品《流氓皇帝》…如果说17年之前,马明是严重缺乏存在感,那么17年的那个当下,他是实实在在的出现,又实实在在的失败了。

这种失败非常令人沮丧。我曾在《降魔的1》豆瓣条目中写下《葡萄成熟时》来告慰自己,喜爱的演员不一定要功成名就,只要他璀璨过,没有沦为时代巨轮中被遗忘的某某,那他就是成功。

那时我的佛系来自真情实感。但我没有表露出的是,我仍对《降魔的》令马明一扫颓势,心怀指望。

《降魔的》最后完成了这种指望。年度前五的收视率,香港各大讨论区洗版式的讨论,每天层出不穷的新闻稿,还有那场火灾里演绎到极致的哭戏。忽如一夜春风来,马明一下子,又成了许多人心中的心头好。尽管之后在一路领跑的视帝投票下输给了年轻的王浩信,遗憾的二封男喜。但陪着马明一路走过的我们都清楚,他的事业第二春,已经悄然来临。

降魔的之后,马明的资源开始愈发可观。不是大ip的流量巨作,就是质素超高的口碑本土制作…我们看到他在剧本上似乎有了话语权。于是乎,卖萌扮傻的喜剧路线渐行渐远,取而代之的,是深宫计里沉稳深情的任三恕,是白色强人里熟男气味初显的唐明,是雷霆机战里被社交话题垄断的五生聚首。

由一架的士装载出的民意,让他挨到一片新天地。而就在这时,另一架的士,“安心事件”,突然驶进了人们的视野。

老实说看到视频的一刻,我的内心甚至替马明感到解脱。那段时期的黄心颖,已经有意无意的给马明的生活带来了太多负担。她要进军歌坛,于是马明开始登出与音乐圈人士饭聚的新闻,我们看着过去几十年片场、屋企、球场三点一线的马明,突然落力的社交,内心属实替他捏一把汗。

安心事件的发生,让大众找回了对当年《on call 36小时》里那件医生袍的记忆。马明突然赢来了人生话题性最强的一刻,我一边担心他在风口浪尖的生活,一边等来了他的回应。

那是我这几年看过最好的回应,请不要说是无线安排,无线的公关智慧远没到这种程度。那段剪短回应,让我明白我为什么可以陪伴这样一位男演员14年之久。他如此聪慧,如此通透,却喜爱在人群中拭去自己的光芒,活出一种柔软的善良。这是一种了不起得大智慧。

尽管时至今日依然有“为了反对而反对”的肇事者无视回应中对事件所有人的保护,用“妈宝男”来给他贴标签。但对于三观相对正常的普罗大众,马国明这个名字,已经在他们的印象里留下了美妙的记忆涟漪。

而事件之后的马明,事业整体一下子就如“开挂”一般:在《白色强人》里重穿医生袍,把一个极度离地之人,演绎出了热度夸张的荧幕cp效应,我们没有等来一件头2.0版本,却在完美有缺的唐明之下,看到马明愈发沉稳的表演风格。拍戏之外,马明还又一次发了合唱单曲、开通了微博、联系上了多年未见的五生们,手动画v也把自己的可爱个性表露的一览无余…

马明就这样自然的,开始在这个时代被人熟知。而这一次,面对已经波涛汹涌的民意,无线再也无法回避他的努力。

image

马明拿视帝那个晚上,我没有落泪。尽管我是一片云,哈哈哈,但真到了那个时刻,我却意外的冷静。或许是欠了太久,已经没有欣喜的意义,或许是过程本就大于成功,我们已经熬过最美丽的那些年,符号化的成就只是附加图腾。

那是所有人都发自内心的替他开心的夜晚,他一瞬息的天然呆,是全然没想过自己已经在这家电视工厂播种出了如此深厚的情谊果实。我看着铁马兄弟语无伦次的拉他上台,看着胡定欣唐诗咏给他颁奖,虽然颁奖者不是杨怡,不是林峰,黄bo,吴卓羲,但这一切都完美的刚刚好。

那晚之后,马明给十几年的奔波画上了句号,也给我们的心心念念,亲手画上休止符。

而奖项的收获没有换多过一响贪欢,仅仅到第二周,马明就又开启了劳模模式。

一直到《降魔的》2.0上映的今天,马明依然手握降魔

投稿文章,作者:zhuzhu007,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cksme.com/yingshituijian/296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